快捷搜索:  吃的  主播  李佳琦  戚薇  as  AWE2019  ����  稳定器 拆解

南浔有个法医剑哥执笔写文章,握刀辨善恶

南浔有个法医剑哥执笔写文章,握刀辨善恶
南浔有个法医剑哥执笔写文章,握刀辨善恶

张剑在工作中。

初见张剑,是在湖州市公安局南浔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相较于真名,“法医剑哥”这个网名为更多人所知——2013年开始在网上写作的张剑,从博客时代就收获了不少的粉丝。说到因写作走红的法医,你可能会先想到秦明——就这么巧,张剑和秦明不仅是皖南医学院1998级的同班同学,还是同寝室的上下铺。

《法医密档:不在现场的证人》是张剑在2014年出版的第一部小说,故事基于张剑日常工作真实案例进行改编和艺术加工的,但主线都是实实在在的科学和技术。

近些年,法医这个群体似乎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从法医剑哥开始,本报将连续为大家展示省内法医鲜为人知的一面,带大家领略法医真实的工作和生活,和大家一起走进法医这个神秘群体。

用文字记录工作

缘起看到一个单亲妈妈的绝望

1978年出生的张剑,现已是南浔刑科室的中坚力量。用文字记录工作,源于多年前的一起案子——一个派出所接到一起小孩失踪报警。一个单亲家庭,母子相依为命。调查中,民警发现了一些反常的迹象,于是,联系了法医和痕迹人员立即前往小孩家寻找蛛丝马迹。

“从吃过晚饭起,到第二天早上6点,我一直反复进行现场勘查和现场访问,最终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比如,地面有反常的清扫痕迹,窗帘早早就被拉上等等……虽然家里没有翻动、没有打斗,但我心里就察觉到小孩子凶多吉少,家里就是第一现场,很可能熟人作案。我立刻将发现的情况上报。上级立即成立专案组,连夜侦查,天亮前抓获了嫌疑人,并找到被藏匿在野外的小孩尸体。真相大白,与孩子家相识的一个男子,趁孩子母亲不在家,敲门进入,看到孩子母亲的包里有现金,顿起歹念。他伸手的一瞬间,被孩子发现了。男子怕败露,居然向毫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下了狠手!”

案子破了,张剑心里却堵得慌,“我看到孩子母亲数次晕厥,真切感受到了她绝望的痛苦,我自己想找一个宣泄的方式。”

出乎意料的是,张剑写的片段在网上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肯定,并希望张剑可以继续写下去。利用平时的空余时间,张剑用手机写完了《法医密档:不在现场的证人》,并得到了圈内诸多作家的推荐。采访中,张剑透露自己的第二部小说即将完成,不久后就可以和大家见面了。

最难面对的不是现场

而是命案背后的善恶

法医是什么样的角色呢?让张剑印象深刻的案子很多,其中一起,发生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夏天。

那天早上7点,110接到群众报警,在积满雨水的农田里趴卧着一具尸体,怀疑酒后发生意外,“当时,雨越下越大,田里泥水也越积越深,尸体离路边有十几米,必须立即下水进行现场处置,一是看看能否确定身份,二是看看尸表是否有可疑伤痕。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疑点!”

张剑所说的疑点,一是背部有三处条形的挫伤;二是颈部有些半月形的擦伤。他当即就做出了判断:这不是意外,这是一起杀人案。死者应该是被人用木棍追打至此,然后掐颈导致窒息死亡,可能有过激烈的反抗,“对一个法医来说,这点不难判断,关键是在现场,是否能找到其他关键的痕迹证据?”

确定是一起命案后,张剑立即对现场进行了搜索,终于在飘着杂物的水面上找到了断裂成六截的方木棍。在场人员都有些怀疑,将断裂的木棍拼接完整后,张剑肯定地说:“就是这根,应该是附近木工厂里的,你们可以去找找看。”果不其然,侦查员在一家木工厂找到了类似的木棍,不仅如此,在随后的的现场搜索中,还找到了案犯作案时陷入泥田里的人字拖。接下来的尸体检验中,张剑在沾满淤泥的死者指甲里找到了嫌疑人的皮屑。他断定,作案人肯定住在附近。

凭着这些线索,警方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审讯室里,嫌疑人痛哭流涕地说,自己好赌,几天孩子生病没钱看,就想到了去抢点。他以为死者有钱,但遭到死者激烈反抗,一怒之下痛下杀手,“作为法医,最难面对的并不是冷冰冰的尸体和各种残忍的现场,而是这些案件背后的真相,有时善恶就在一念之间,让人警示,让人深思。”

生活中的好兄弟好大哥好师长

爱做饭爱唱歌爱生活

一直面对着社会阴暗面和各种悲剧的张剑,其实是个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他喜欢做菜,也喜欢唱歌,来消化工作中的负能量。

近些年来,皖南医学院的许多学弟学妹们都会来南浔刑科室实习,张剑倾囊而授,给这些准法医们上了最生动的一堂实践课。在同事们口中的张剑,撇开法医的身份,是一个好兄弟好大哥好师长,是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我们无法预知罪案的发生,一旦发生,我们就是去寻找真相的人,寻找真相就是为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让逝者安息,让生者慰藉。”

这不仅是张剑工作的写照,也是整个法医群体行走江湖的准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