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吃的  主播  李佳琦  戚薇  as  AWE2019  ����  稳定器 拆解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记不清楚是第多少次进山,

也不曾计数第几次带队,

这条茶路走多少次都不厌,

来的多了,才能从土地、气候、人文等方面真正的了解茶。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南糯山

       山脚下的小农贸市场,依然红火的卖着各种土特产,每次来了都会停下逛逛 。一个地方的农贸市场是当地文化的缩影,市井的才是没有经过修饰的文化本身,土蜂蛹、野蔬和山里产的笋子和菌子……异域香料和天然的食材,还有我最爱的野生番石榴是这个季节的里才有的大山馈赠。

       逛市场的时候偶遇扎根南糯山的张总,还有向阳寨的米秋,时间久了,茶山里有很多的朋友。 山顶上半坡老寨、拔玛、多依寨的森林里……古茶树又过了一个春秋 。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贺开   

      路边的好看的老房子几乎都翻了新,叹息那么漂亮的老房子一下子就没了,也无奈,终究阻止不了大家追求现代化的生活。

     乐呵呵的的溜达猪因了非洲猪瘟,不见了踪影,莫名的怀念那些在路边悠闲的晒太阳,在树下跑来跑去的可爱小黑猪。

    那个老爱一个人坐在门口的拉祜族老嬢嬢,是个有故事的人,她没了言语,总爱定定的打量着路人或者做着点小针线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老班章

        因为太有名,每年的茶季,老班章成了景区,成了大家必到的打卡地。今年春茶开始为了缓解拥堵状况,老班章村进行了统一管理,外面的车只能停在村口外,需得换电瓶车方得进入。秋茶季人相对少,报了村里兄弟的名号,我们得以把车开进了村子。

        这个山顶的小村子,又偏又远,因为偏远保留下来了很多古茶树成了摇钱树 ,十年间,村子里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在勐海城里也都置了产业。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易武

       喜欢秋茶时候的易武,打卡拍照的人没有那么多,路上不会超级拥挤;兄弟们没有那么忙,终可以舒舒服服的凑在一起喝喝茶。带着小团队,触摸易武老街上的石板路,也到公家大院回望旧时的茶马路,这在时光里斑驳的历史,是易武深深扎下去的根基。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巡山回各初制所吃饭

薄荷塘初制所

二哥带着小伙伴们下山捉鱼,捉回的鱼,一半包烧,一半炖成鲜美的鱼汤;

四嫂和二嫂炖了我最爱的南瓜汤,山里的南瓜,天生天养,不需要加糖就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糖水;

三哥一家人去勐海玩儿去了,大哥睡了长长的午觉,慢悠悠的刚醒。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落水洞初制所,

老李散养的溜达鸡在山上跑了两年,这满山的溜达鸡和纯正的土鸡蛋是祖国边陲深山里的父亲对儿子无言的爱;

老李家传的油罐肉,是困难的旧时候存储猪肉的特殊方式——把杀猪肉略炸过,直接封进油罐里,吃时取出烹调,独有风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易武老街初制所

腼腆的小侄子,再也不认生了,落落大方的带着我们逛寨子;阿叔搬出了珍藏已久的苞谷酒;

俊峰哥祖屋里的燕子生了燕宝宝,老燕子叼来了虫子,进进出出的哺育着嗷嗷待哺的小燕子;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高山初制所

      火炭菌这个神奇的菌子换了一种做法仍然美味;亲家去森林里捡的鸡枞菌,炸成鸡枞油,米饭一碗,拌上一点,便是人间至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弯弓丁家寨的初制所

       秋茶不多,瑶家的女人们在织布机上织出的土布进了染缸,架在屋顶和院子里是最亮眼的风景;小哥摆了杀猪宴,请了全村的人来吃,村长和书记轮番敬酒,感谢带着村民脱贫致富……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有些路,必须要亲自走过。

        铜箐河里秋水微凉,逆着水流艰难行走。这是採茶人的必经之路,山高水长,河石湿滑。

       曾经的翡翠镯子因为在铜箐河里摔了跤,成了两半,从那以后,进山就卸下了所有无用之用,素净净的融进这碧水青山中。

        涉水一个半小时才见到了路程最近的一片茶园,佳桐老师不停的赞叹寻茶的执着和信念。真正的走过才能真切的懂得了铜箐河古树茶骨子里的刚强和倔强。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易武原始森里光影交错。

     茶花吐着花蜜,小心摘下一朵,放进嘴里像蜂鸟一般贪婪的吮吸着,赞叹蜜蜂和蜂鸟儿真是聪明,竟可觅得如此蜜甜。

       灵芝、鸡枞、大红菌与古树茶一起生长在原始森林里;野香蕉有超级大的籽,带着天然的清甜;小蜥蜴和变色龙趴在枯木上,眼睛倒转了180度,望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易武原始森林里,骑摩托车单程一个半小时起才能到达的古茶园比比皆是,这些路只有亲自走过,才能知什么叫森林味、山野韵,才晓得这些国有林/自然保护区里的茶有多难得,从生态、产量、采摘的难度、成本……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采茶人)

       爱易武,每年都会留一些易武原始森林里的茶存着 —— 爱它记录的山水气韵,更爱它载着的时光风味。 午后的阳光斜斜,与YL兄共享一杯自己做的易武茶,所谓的易武风韵,密码就存在身后的大山里,仅此而已。

       

茶山秋日|南糯山,贺开,老班章,易武的薄荷塘、丁家寨、铜箐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