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吃的  主播  李佳琦  戚薇  as  AWE2019  ����  稳定器 拆解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普通松鸡是生活在森林地带的一种体型很大的松鸡,个头和火鸡一样大小。松鸡的名字在盖尔语里的意思是“森林之马”,但是在爱尔兰却没有普通松鸡分布,就像那里也没有蛇和鼹鼠一样。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用了一个集合名词“tok”作为普通松鸡的名字。

● 但有趣的是,tok在盖尔语、丹麦语、挪威语和芬兰语里都不是一个单词;

● 在发现有普通松鸡分布的一些地区的当地语言里,tok也不是一个单词;

● 查阅牛津辞典,在英语中,tok也不是一个单词。

原来,tok是洋泾浜英语中对talk的拼法。它还是美国阿拉斯加州一个城市的名字,发音是toke。它在北美洲印第安人的阿萨巴斯卡语中的意思是平安十字架。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松鸡的叫声和求爱

在早春,雄性普通松鸡的叫声很像滴水的声音,叫声的开始是一个简单的pelip—pelip,然后是加快节奏的plip—plip—plip—itit—t—t,最后结束的时候是—klopf,听起来如同从瓶子里拔出瓶塞的声音。身体极小、羽毛也不艳丽的雌性普通松鸡则对自己发出的像雉鸡一样的咯咯叫声非常满意。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雄性普通松鸡会对雌性普通松鸡进行一场异乎寻常的求爱仪式,称作lek(源于古挪威语,意思是跳舞),在它们所谓的“舞场”中进行。

这种求爱仪式包括尾巴张开呈扇状,翅膀下垂,高视阔步,同时发出一系列奇怪的声音。这些声音有的像人被扼死之前发出的咯咯声,有的像患气喘病时发出的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当然还有拔瓶塞的声音。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一些专家确信它们肯定还会发出一些在人类听力范围的声音频率以下的声音。这些声音可以传播到几千米以外,从而使雄性普通松鸡可以向远方的雌鸟炫耀自己。

当动情的雌鸟来到之后,会蹲下身子发出诱人的乞求叫声,于是一场壮观的雄鸟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结果会造成受伤,甚至死亡。

那些施展了浑身解数进行炫耀却仍然没有找到性伴侣的雄性普通松鸡极度失落,会在任何移动的物体面前表演它们荒唐的滑稽动作,甚至在汽车前面进行表演。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松鸡的灭绝之路

● 在英国,由于人们的过度捕杀和对森林的全面砍伐,使普通松鸡大约在1785年灭绝。

● 19世纪30年代,一小群普通松鸡从瑞士引入到英国。

● 到1960年,在苏格兰的普通松鸡的数量达到了20000只。

● 但现在大约仅剩下1000只了。在最近的五年中,普通松鸡的数量减少了一半,而且这种鸟类面临着再次灭绝的危险。

在死亡的普通松鸡中,有大约三分之一是由于自身的笨重、喜欢低空飞行的特性而撞死在鹿场的围栏上的。毫无疑问,还有一部分是由于它们给行进中的车辆表演而致死的。

据记载一只寿命最长的普通松鸡活了9.3岁。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1992年,一只关于芬兰普通松鸡异常行为的研究发现,大约有1%的雄性普通松鸡行为异常的原因是由于睾丸激素的水平比正常值高出5倍。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可能是由于普通松鸡的食性具有对蓝莓的高度专一性,蓝莓被认为可以提高人类的交配欲望和治愈勃起功能障碍。

由于蓝莓对性欲的刺激作用,把芬兰普通松鸡搞混了头,因而在人的面前进行求偶表演、攻击雄性普通松鸡的标本并跟雌性普通松鸡的标本交配。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1950年,芬兰普通松鸡的数量是现在的5倍。导致数量下降的原因很可能是大量的普通松鸡被制成标本用于科学研究了。
普通松鸡——灭绝、复活、再灭绝,命运多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