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吃的  主播  李佳琦  戚薇  as  AWE2019  ����  稳定器 拆解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泪水和笑容,你所选择的是天枰右边,把所有情绪隐藏在微笑的假面背后。

真实和谎言,你总是站在天枰的中间,把所有承担在已经赢弱不堪的肩上。

救赎和罪孽,你依旧站在天枰的右边,把所有的肮脏与不堪统统揽到身上。

直到坠落的那一刻,才在两位挚友的怀中揭下长久的面具,袒露真心,我还不想死,我还想留下这里……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一场血与悔恨的悲伤】

一百年前的悲剧,五十年前的轮回,那些深藏在心底无法忘却的罪恶与悲伤,被硬生生掀开的伤口血肉模糊,失去的左眼,逐渐步向死亡的脚步,阿嵬茨意志的深渊……这就是纯白的骑士黑暗的过去。

五十年前,存在的只是一名侍奉辛克莱尔家族的骑士凯宾·雷古奈德。拥有一双赤红妖娆的双瞳,银白的长发缠在肩上。平静的生活在辛克莱尔家族惨遭灭门之后一切都打碎了,因为自己的任性,疏忽,没有好好注意贵族的行动而造成了这番悲剧。

悔恨,痛苦,疯狂膨胀的情感把他逼迫向崩溃的边缘,死亡的灵魂的呐喊充斥着空荡荡的内心,已然失去理智的他甚至丢下家族唯一幸存的孩子独自离去。

人总是在失去才懂得后悔,而不惜一切代价渴求回到过去,可是,那是人类不该跨越的领域。人啊,总是在不断的追悔过去,想要逆天改命,想要违背时间的流淌。

与白色锁链骑士结下契约,成为违法契约者,一百一十六条人命的血祭, “红眼的亡灵”终于被拖入阿嵬茨意志的深渊。

阿嵬茨意志的深渊,这是一个不该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那是一个疯狂而扭曲的世界,被挖去了左眼的布雷克,在一切即将崩坏时,幡然醒悟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如果想要的话什么都给你,无论是眼睛还是身体都可以拿去,所以,拜托了,实现我的愿望吧。

为了实现愿望,多沉重的代价都愿意付出,为了实现愿望,哪怕把性命豁出去也无所畏惧,为了实现愿望,苟延残喘又如何?

过去被改变了,辛克莱尔家族逃过了那一次灭门,却终究无法改变他们走向灭亡的命运,连本来可以活下来的唯一的孩子都失去了生命。这是布雷克犯下的罪孽,成为违法契约者,屠杀一百一十六条人命,付出这般代价却只是自己任性逃避的借口,无法改变的是悲伤的终局。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轮回与二次契约者】

布雷克的左边胸口是违法契约者的刻印,转过一圈的契约,扭曲的丑陋的刻印深刻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每一次心脏膨胀跳动的瞬间,都扯动这个刻印落下的悔恨不堪的罪。布雷克明明知道这个契约将付出怎样沉重的代价,他仍旧定下第二次契约,为了获得否定一切阿嵬茨意志的力量——疯狂制帽匠。

这强大的力量是与阿嵬茨意志定下的契约。那美丽的少女问布雷克,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找出一百年前的悲剧的真相,是布雷克为之活下去的理由。一度心灰意冷的他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冰冷而残忍,左手扯裂绷带包裹的左眼,任凭鲜红的血液肆意流淌亦不为所动。让这样的布雷克重新敞开心扉的是温柔的雪莉,陪伴在夏萝的身边让他从新活过来。

二次订立契约的身体虚弱不堪,只要使用力量便会咳血不止甚至晕倒。生命之火在疯狂的消耗燃烧,已经逐渐接近燃尽的状态。布雷克明明已经站在悬崖边缘,却依旧淡然微笑面对,因为他心中坚定,那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无论时间重来多少次,无论轮回走过多少轮。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同伴与并肩作战】

我觉得没有比为了自己而活,更能让自己变得坚强了。布雷克说不定比我想象中要软弱许多,但是却比你想象的要坚强许多许多。这是奥兹曾经对布雷克说过的话。人是为了别人活着才会变得坚强,布雷克曾经最讨厌“为了谁”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可是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找到了,同伴的羁绊。有了软肋,也等于有了无坚不摧的盔甲。

因为过度使用力量,布雷克的右眼也失明了,这个爱逞强的孩子本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却被敏感的奥兹和雷姆察觉了。总是认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什么都做到,别扭的用调侃的言语掩饰心里的想法。双目失明到了他的嘴里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战斗力一如既往强大,布雷克总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无论面对敌人,还是亲近的人。

雷姆的一席话,终于让布雷克决定对夏萝坦言已经看不见了的事实。舞会上夏萝忍住泪水扬起笑容,牵起布雷克的手带着他到舞池里,教他跳舞。已经再也无法看见夏萝的笑容,布雷克其实还是有点寂寞的吧。

假死状态的雷姆让布雷克陷入暴走,雷姆可是最重要的朋友,可是再也无法看见那家伙的容颜无法再听见那家伙的抱怨。那么,是他们先被我弄死,还是我先耗尽了生命呢?布雷克的嘴边呛着一丝笑容,即将走到生命崩溃的边缘,却无法动摇他继续战斗的信念。

咳出的鲜血染红了指间,已经要死在这里了吧,还是无法实现你的愿望呢,不用原谅我也可以的……打算豁出生命的布雷克却被基尔巴特阻止了,意识到布雷克已经失明,基尔巴特对敌人说,我是这个笨蛋的左眼!对基尔巴特而言,他还有对布雷克没有说出口的对不起,无法看见的话,就让他来成为他的眼睛。

基尔巴特怒气冲冲的把布雷克臭骂了一通,这个笨蛋男人谁也不叫就自己一个人蛮干,总是不顾身体逞强乱来还擅自认输。轻笑出声的布雷克这一次向基尔巴特提出协助我,这个独行侠可是第一次与别人一起战斗,把背后交给同伴。

会对雷姆说,你活着真是太好了……总是不愿意坦率的笨蛋也学会接受同伴了。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纯白的黑暗黑暗的纯白】

藏在被子里闹别扭失落消沉的模样,让夏萝毫不犹豫的把布雷克的种种不是一一数来。布雷克啊,不是一个什么都可以搞定的万能人,不过是个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搞得定的中年大叔。旁若无人的把别人当傻瓜,装得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搞秘密主义,又不服输又完美主义在鸡毛蒜皮上的小事很神经质,明明自己是个老好人却是不喜欢别人关心照顾自己的别扭鬼。这些话听来是这么的宠溺,又这么温柔。

失去光芒的血红的瞳孔,那些罪孽是无法洗去的刻印,可是已经得到惩罚了从此堕入黑暗无法再看见世界的温柔。学会伸出手触碰温暖吧,靠在夏萝怀里消沉的布雷克,当个没用鬼也可以的,可以这样依赖别人,不用一直逞强也是可以的,不是有信任在乎的人么?

真正的坚强就是,不以为了别人作为借口,而是去勇敢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奋斗。无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只要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寻找百年前悲剧的真相,完成阿嵬茨意志的愿望,守护重要的人,布雷克一直都明确的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活下去,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那便有拼尽全力继续下去的勇气和自信。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生命坠落的尽头】

残破不堪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布雷克继续使用疯狂制帽匠,强大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股强大的力量,不断在吞噬布雷克所剩无几的生命。

但是他依旧没有停止战斗,在彻底的黑暗中瞬杀众多巴斯卡比鲁成员,也因为过度使用力量而彻底失明,连仅有的光,也无法再度映入这只眼睛了。

最终战的舞台,初始之街——沙布利耶。出发前奥兹说回去之后再举办一次茶会,但是,那个时候大家所讨论的未来,是绝对无法由我们五个人一同迎接的。耗尽所有生命的一站,身为罪祸之子的特权……已经没有力量能够实现艾丽丝的愿望了。

所以至少,拼上生命的全部来链接上吧,他们所要前进的道路。布雷克最后微笑的说着,我要留在这里,他微笑着挥手道别,祝福奥兹他们一路顺风。

对布雷克而言,这已经是足够华丽的谢幕了。在最后,夏萝和雷姆赶到布雷克的身边,在两位挚友的怀中布雷克袒露真心,我还不想死,我还想留下这里……揭下面具,我的真心也就不过如此而已。看啊,布雷克那一度冰冷的心,早已经被身边的这些人悟出了热度,他也变得贪生了,可惜,再也来不及啦。

我希望,无论前方所等待着他们的是何等的绝望,在他们的故事的最后所留下的东西,是会像那阳光之下一般的温柔的希望。最后的最后,布雷克还是未能一个人帅气的谢幕呐……在他的身边,有他此生不可替代的挚友,而他生命的全部,为他的伙伴们链接上未来的希望。

无论多少言语,都诉说不完他的故事,扎克席兹·布雷克,在此坠落……

纯白色黑暗里的疯狂制帽匠——扎克席兹·布雷克

文/二次元小窝编辑: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