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吃的  李佳琦  主播  戚薇  as  AWE2019  ����  稳定器 拆解

【荐读】安达

安达(结拜)

家、是烙在游子心中深深的印记, 人离开家走的越久越远,对家的眷恋越感到强烈。

今年夏天我再次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布尔陶亥。因为阿屋、额吉都不在了,只剩下她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和那棵她们亲手种植的挂满果实的老杏树。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那棵伴着我成长,记载着许多往事的老树前。脑海里不由的幻想着阿屋曾在树下乘凉,额吉站在树下叫我吃饭的影子,希望有奇迹出现,能够拾到星星点点爱的痕迹。因为没有了家的温暖,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凄凉和酸楚。哎!尽管怎样,过去永远成为一个虚影,无法再回到现实,就让那些珍贵的记忆成为永恒美好的回忆吧。

【荐读】安达

正当我准备离开我那感情家园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的小名,我转过身一看,原来是临村的一个好大哥。久别重逢,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令我吃惊和心痛。大哥高兴的紧紧握住我的手亲切地说:"好兄弟,见到你真高兴,咱们是父辈之交!"一句父辈之交唤起了我对往事的追忆:那是40多年前一个夏季的傍晚,我从外面玩耍回来,一进大门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炖肉味,我心里判断肯定来客人了。便好奇的急怱怱跑进家,嗷!原来是瓦窑畔的拜爹拜妈,正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大哥的父母。拜爹拜妈看见我很高兴,她们那慈祥的面容使我感到无比亲切。阿屋她们正喝着茶、叨啦着,有说有笑,很是开心。那时我虽然上了学,但放学回家后没有作业,更没有电视看,所以,索性坐下来听大人们说东道西。阿屋看我对她们的话题比较感兴趣,便不失时机地为我上起了历史辅导课。先还是那套老生常谈的家史,之后讲了他和拜爹拜妈们的情缘。阿屋说:我们这一门子人家是地地道道的准格尔布尔陶亥蒙人,我有两个爹爹,四个姑姑,二爷爷娶的达拉特王爷的姑娘,在准格尔王府应过白统达。大爹娶的也是王爷的姑娘,我们是大门坎人家⋯这些话我不知听了多少遍了,都能熟背如流。后面的话有新意、很有吸引力。阿屋接下来说:他有好多像眼前这位拜爹一样的异族安达。

阿屋的安达们大多是从陕西、山西走西口来的。过去,我们家有好多土地,由于祖辈们一直以养牧为生,所以纵有良田万顷不过是一片荒漠。自从口里的人们来到这里,不仅带来了农耕技术,同时也引入了中原的文化。他们把我们家大量闲置的土地以合作的形式充分利用起来进行耕种,还会制作一些奇特精美的食物,如:捏面人儿,炸糕圐圙,擀豆面等。我一边听着,一边想:文化虽带有地域色彩,但没有种族界限。不论哪个民族的先进文化都是人类走向文明而共享的财富。从阿屋和拜爹两个人身上,使我仿佛看到了千千万万个蒙汉安达。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追求幸福生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进行合作。在长期的劳动和生活中积累了深厚的感情。

【荐读】安达

历史证明,随着蒙汉人民的交往日益增多,相互的文化也逐渐融入和渗透到共同的劳动和生活当中。感情上的相互信任,生活中的相互依存,慢慢的自然形成了一种同呼吸,共命运,谁也离不开谁的共同体。于是便出现了诸如阿屋和拜爹这种安达(结拜)关系。这是一种没有血缘胜似血缘,甚至超过血缘的关系。阿屋说他有几十个结拜,假如出去走上一两个月,不带一粒米也饿不着肚子。我认为阿屋的话不带半点吹牛,我最了解我的父母,她们善良、实在,热情好客,有包容心,广交朋友正是蒙古人热情豪放的性格特征。阿屋还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吹拉弹唱样样会,但没一样精通,他的这些才艺自然而然传给了我,但阿屋的水平也限制了我的水平的提升,不知是出于对老人家的敬重,还是从小阿屋对我的影响太深,让我的艺术水准始终突不破阿屋那道极度业余的水平线。额吉也喜欢唱歌,这可能跟遗传有关,因为我姥爷就是当地很有名的艺人,经常去王爷府唱歌。那天晚上,阿屋一高兴,又把前院王大爷手工打造的扬琴搬出来,给拜爹拜妈充分地展示了一番。

【荐读】安达

额吉唱蒙曲儿,拜妈唱陕北民歌,阿屋和拜爹半蒙半汉地混着唱,吃着结生饭。后来她们索性一起唱成漫瀚调,刮起了风搅雪,好不热闹。我羡慕阿屋和拜爹那种亲如兄弟般的结拜情义。可是,当今社会己不兴那一套了,要是还在阿屋那个时代,我觉的我的异族安达也不会比阿屋少在哪。再又一想,我和妻子不也是叩过头吗。我妻子是汉族,我是蒙族,我们就是一对异族结拜姊妹,而且还组成了一个多元文化的家庭。我们的生活既丰富多彩又很有情趣。实际上,不同民族组建的家庭很多,能不能营造出一种温馨和谐的生活氛围,关键是尊重对方的文化信仰。而尊重的前提则是对彼此的文化信仰多学习、多了解、多包容。让多元文化碰撞出色彩斑斓的光华,奏响新时代和谐乐章。

【作者简介】葛达赖,出生于准格尔旗布尔陶亥,部队退休干部,现在北京定居。

【荐读】安达

本期编辑:刘晶

【荐读】安达

乡愁!

【荐读】安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